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仙道炼心](情色版)(65)[作者:至尊宝宝]
[仙道炼心](情色版)(65)[作者:至尊宝宝]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影音先锋av天堂 影音先锋看片 看片色资源站 影音先锋看片毛网站 先锋影院]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7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5)分身有术香君前后遭夹击
 
  这夜轮到李瑟在古香君房中歇息,李瑟用分身术分出一个自己,虽是两个身 体,但感觉意识却是一体,毕竟魂魄只有一个,两个李瑟淫笑道:「香君,以前 都是你们几个人欺负我,现在轮到我们欺负你了。」
 
  古香君笑道:「郎君,只要是你,再多几个我也不怕。」
 
  李瑟问道:「哦,为什么?」
 
  古香君道:「不告诉你。」
 
  两个李瑟便一起来和古香君欢好,两个乳房被两个李瑟瓜分了,一人握着一 只抚摸着,用不同的挑情手段分别向那肉团撩逗。分身五指包裹着她右边的乳房, 虽然包不拢,还是大力地将它捏抓、揉动、搓圆按扁,而真身则专进攻她的鲜红 小樱桃,一掌力握着她左边乳房,捏得那乳头凸挺得高高的,然后再用另一手的 指头把它夹着,拇指压在尖端来回磨擦。
 
  双管齐下的亵弄,不到一刻已把古香君搞到如坐针毯,混身虫行蚁咬,不知 所以。两手分别按在两个李瑟的大腿上力抓,肉紧得像在受着苦痛的煎熬,口中 开始发出喃喃自语:「嗯……嗯……嗯……嗯……」,跟随着他们的轻重不同的 力度,回应出高低不同的呻吟。
 
  真身一手把她乳房继续抚弄,一手将她衣衫钮扣解开,她亦合作地摆动双臂, 将衣服甩掉,摆脱这阻手阻脚的东西,分身亦同时伸手脱掉她的肚兜,玲珑浮凸 的上半身,顿时变得一丝不挂了。他们扶着她慢慢仰后躺在床上,然后跪在她身 躯两旁,捧着那不忍释手的圆滑巨乳,继续尽情把玩,一左一右,各出奇招。 
  古香君被撩弄得醉眼如丝、朱唇半张,舒服得把前胸一挺一抬,伴随着间歇 性的抖颤。两手不再是按在他们的大腿上抓捏,而是伸进大腿中间,寻找她所渴 望能给紧握的肉棒。佳人的愿望,马上就能实现,真身和分身像比赛一般,在最 短的分秒间已经把身上的障碍物除得一干二净,赤条条地再跪回她身边,任她如 取如携,两具瞪眉怒目的大钢炮,齐齐直指前方。一直都是几个老婆伺候李瑟一 个,如今古香君也能享受到被多个老公伺候却不用承担失贞的罪名,那真不是一 般的幸福和兴奋,她不由得眉开眼笑,急不可待的要握住两支大肉棒。
 
  她手指一触到硬梆梆、火烫烫的两枝阴茎,立即就把它们握在手里,刻不容 缓地上下套捋着,飞快得让人眼花撩乱,根本不愿意稍停下来。小舌尖伸出了口 外,在樱唇上左舔右撩,像只馋嘴的小狗,等待着主人的哺喂。
 
  既然刚才的愿望能替她实现,现在的欲念,当然不能让她美梦成空,他们把 身体挪了挪,移到她的小嘴能够凑到龟头上为止。她像一个饿久了的饥民,眼前 忽然出现了满桌美食,她一手握住一根肉棒,左含右撸,右吞左套,还把两个大 龟头并在一起,马眼对马眼的放在嘴边,用舌头上下左右舔舐,用嘴唇含裹。李 瑟也不曾见过古香君如此淫荡,两根肉棒都一样坚挺如铁,鼓胀如槌。古香君毫 不考虑地就把两个龟头一同含进嘴里。她先用舌头在龟头的棱肉四周打圈,舔够 了,便平分春色地在两根肉棒的马眼上又点又撩,然后再轮流含着龟头吮啜,细 腻的口舌工夫,不到一刻就把他俩的阴茎弄得硬如钢筋、红如火棒,龟头亦勃得 越胀越大,嫩皮绷扯得平滑反光。
 
  李瑟的龟头已勃得像个巨形蘑菇,圆卜鼓挺,棱肉边沿还微微向上翘起。当 两个龟头塞进古香君嘴里时,竟然可把她的脸腮撑得隆起来,古香君挚爱的大肉 棒一下变成了两根,不由得心花怒放,舔的时候神情更加如痴如醉。
 
  真身将古香君的裤子连内带外一古脑往下褪,她百忙中亦不忘挺一挺屁股来 迁就,好让李瑟顺顺利利地把她脱个滑溜精光。这时,她的花样又改变了,右手 握着分身的阴茎,一边套捋,一边像叩头般含着龟头吞入吐出,左手捧着他的阴 囊,将两颗睪丸把玩在五指之间。
 
  古香君美妙的身段,真正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豪乳和丰臀中间,是盈指可 握的黄蜂纤腰;雪白而圆滑的大腿交界,夹着的是成熟饱胀的水蜜桃。乳峰臀浪, 羊脂凝膏。
 
  真身提高她的小腿搁在床上,蹲下身子将她大腿往两边掰开,鼓鼓的的阴户 又肥又白,除了阴阜上寥寥可数的一小撮嫩得像婴儿头发般的阴毛外,真身一埋 下头,就把舌尖往上面猛舔。
 
  舌头和小阴唇接触的感觉真爽!真身舔完左边又舔右边,直舔到嘴里发出 「渍渍」连声,才含着那嫩皮往外拉扯,然后再张嘴让它弹回原处。每弹一下, 古香君的屁股就挺一挺,挺不了几下,小阴唇已经硬得不能再弹了,勃硬得像花 瓣一样向两旁张开。真身转而又改在花心内舔,由会阴舔向阴蒂,再由阴蒂舔回 会阴,渐渐就觉得小阴唇相连处,有一颗硬硬的东西凸出来,用滑溜溜的小头与 舌尖相磨揩,引诱着真身把注意力全集中在它上面,不由自主地净在那里流连。 
  真身越舔,它就挺得越高,真身索性将它含进嘴里吸啜,像品味着雪糕里的 一粒小红豆,不吮清楚味道,便不舍得吞进肚里去。随着真身的吮啜,阴户发出 一阵阵抽搐,阴道里泄出的黏滑淫水,沾得真身下巴湿透,稍微挪开一些,便与 阴道之间拉出几条淫水形成的亮晶晶小丝。
 
  真身用舌尖沾着淫水,涂满在整个阴户上,无论硬挺的阴唇、娇嫩的阴蒂, 都被真身的舌头将淫水带往上面,涂得湿滑一片,闪着水光。古香君的屁股在床 上挪来挪去,忙乱得好像搁在哪里都不恰当,而往两旁撑得开开的小阴唇,就像 少女张开的双臂,迎接着扑向前来的情人,好把他紧紧箍在怀里。
 
  舔肉棒和被舔肉缝这种双重享受让古香君兴奋异常,两个李瑟便把古香君放 在床上,分身在她头部,让她继续用嘴含弄肉棒,真身站直身子,双手扶着她膝 盖,屁股往前就那么一挺,「吱唧」一声,早已忍无可忍的阴茎,竟应声分毫不 留地全都插了进去,不,应该是说滑了进去。她随即满足地张大口「噢!」嚷了 一声,可嘴里马上又被分身插进去的阴茎填满,发不出音,仅能从鼻孔里透出 「唔……唔……唔……」的低鸣。分身也跨在古香君脸上开始在她嘴里抽插,古 香君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对双胞胎男人在奸淫,场景极度淫靡。
 
  分身抽了一会便跨身站在古香君脖子两旁,蹲低腰,阴茎便刚好放在她乳沟 里,再捧着双乳向中间挤压,两团肉顿时把阴茎包了起来。分身一边挤压着乳房, 还不忘用姆指撩拨两颗胀硬的乳头,然后才将阴茎在乳沟内抽送。蹲下的屁股恰 恰悬在古香君鼻尖,她亦投桃报李,在分身的屁股后面伸出丁香小舌,拼命地舔 分身的肛门和阴囊。
 
  不久真身便仰躺在床上,把古香君也仰躺着放着上面,两人都张开双腿,大 肉棒在下面顶动,双手还揉搓着古香君的双乳和阴蒂,古香君口里当然也少不了 含着分身的肉棒。
 
  之后让古香君半蹲着,真身换了个后入姿式,古香君仍然是前后各含一根肉 棒,抽插了一阵,真身一手抱起古香君的一条玉腿一阵狠插,然后他们又调转古 香君的身体让她跪着,分身跪在古香君后面插肉洞,真身在前面让古香君舔肉棒。 
  后来又换成了真身躺着,古香君跨蹲在真身上扭动屁股套弄着肉棒,口中叼 着分身的肉棒上下含弄。古香君此刻可忙得不可开交了,又要顾着吮啜分身的大 龟头,又要顾着套弄真身的鸡巴,虽然有时难免顾此失彼,套弄到后来古香君实 在是太享受了,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用蹲姿吞吐肉棒了,只好趴在真身上面配合真 身在下面的抽插挺动屁股,扭得正欢,便想找分身的肉棒含住。
 
  不想分身却从后边掩上,凑唇古香君耳心轻笑道:「老婆,今晚让你十倍的 快活。」
 
  两手捧住古香君翘起的美股,玉茎塞入花底,龟头醮满流在外面的滑蜜,然 后试图再插进肉穴。
 
  古香君吓得魂飞魄散,一根肉棒已经撑满了,这再来一根只怕阴道会撕裂, 连忙求道:「老公,香儿的穴穴还没那么大,你就别把两根大肉棒都插进来了。」 
  李瑟想想也是,边把肉棒抵在她股心的菊眼之上……
 
  古香君隐约知道后边的李瑟想干什么,她道:「你要慢点,痛哩。」
 
  分身笑道:「老婆莫慌,我知道的。」
 
  下体用力,棒头已慢慢破关而没,迫得菊眼周围鼓起了一圈粉肉。
 
  分身便道:「老婆若是真觉得不好,我就退出来。」
 
  古香君闭眼默不作声,只觉已被那硬棒刺得极深,却无甚痛楚,滋味怪异非 常,一时不知是苦是乐,两根大肉棒入体,下身两个小洞已被撑胀到极限。 
  原来古香君今晚玩得太兴奋,被双管齐下了这么久,全身早已酥软,又流了 很多淫水,且不断变幻姿式,肛门早就湿软透了,龟头轻松顶入菊门,后面自然 豁然开朗。
 
  分身稍稍一阵绸缪,觉察古香君并无不适和推拒,遂朝真身眨眼道:「我们 一起动一动。」
 
  真身便也抽插起来,两个一前一后夹住古香君,慢慢地耸弄,初时配合还显 十分生涩,不是你碰壁便是我滑脱,后来默契渐生,你来我往,你上我下,你左 我右,耍得不亦乐乎。
 
  真身细瞧古香君神情,似乎甚是受用,只是一声不吭地挨着,便问道:「老 婆快活么?」
 
  古香君却似乎故意不语,脸上娇红愈来愈浓,艳若桃花,在细细体味两人挺 动的节奏,自己夹在李瑟两个身体之间,被他俩抱住抽插,通过下体连接,三人 浑然已是一体。
 
  分身渐渐发力,顶刺古香君股内深处一团略嫌粗糙之物,龟头微微肿胀发木。 
  真身只觉十分有趣,似乎与分身只隔着一张薄薄的皮肉,几可感觉出他那肉 棒的形状来,心魂荡漾,一抽一插间,皆故意去与之交头碰首。
 
  分身从古香君背后探出脸来,与真身相视而笑,两人会心知意,更有无比默 契,弄到后来,竟能偶尔卡住古香君从池底吐出花心,前后同时顶揉。
 
  古香君浑身皆痹,终欲仙欲死地娇啼出来:「不要……不要这样玩呀,快… 快叫你们挤断啦!」丧魂一挣,滑溜溜的肥心这才逃出夹击。
 
  谁知真身与分身将她的身子紧紧逼住,几下勾探,转眼又将那肥心儿用力卡 住,两人一齐用力,顶揉得更加猖狂。
 
  古香君美目轻翻,魂冲月殿魄散九霄,再无半点抗拒之力。她此刻只懂得颤 抖、叫床、把胸前的男人搂在怀里,再不然就是阴道和肛门肌肉同时抽搐,把插 在里面的两枝肉棍,夹得有如被吮啜般美快难言。
 
  真身见状,得意笑道:「老婆又要丢啦?」
 
  古香君果真要丢,无奈花心根颈却似被紧紧夹住,阴精明明已至骊关,偏偏 就是不能泄出,她何曾尝过这种滋味,急得内里如火积炭烧,只是说不出话来, 身上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分身笑道:「哪这么快?老婆刚刚才丢过呀。」
 
  一下揉得狠了,斜往旁边,顿与真身左右错开。
 
  古香君倏地通畅无阻,蕊眼绽放,一股股花浆阴内乱吐,疾劲之处,竟如男 人射精。
 
  真身被她浆汁打得龟头下下发酥,闷哼笑道:「是不是,我可有猜错!」 
  后边的分身也觉古香君股内猛然收束,纠握得玉茎美不可言,又见她雪柔的 腰肌阵阵抽搐,果然是那丢身子的模样,咂舌笑道:「好享受吧!」
 
  古香君丢得死去活来,哪里还能理睬他们的淫言秽语,过了好一会,才渐渐 松驰下来,身似烂泥柔若无骨地瘫软在两个老公怀里,双颊犹艳如桃。
 
  李瑟肉棒沐浴了古香君的阴精,愈发昂挺巨硕,一柱擎天般地支住古香君, 龟头砥磨那粒丢后的花心,只觉滑似蛋清烂如炖肉,忍不住「雪雪」啧声。 
  古香君有气无力地颤声道:「别弄了呀,被你们玩烂了。」
 
  女人丢泄之后,花心敏感非常,怎经得住李瑟的巨龟头不停挑逗。
 
  真身道:「老婆好狠心,我们还没出来呢。」
 
  古香君缩了下身子,娇哼道:「且让我歇一会儿,好刮人哩。」
 
  真身道:「怎么刚才快活,现就刮人了?分明是吃饱便忘别人饥,不行!」 
  依旧贪恋她娇嫩之内。
 
  古香君嘤声道:「那你先饶了我……的花心儿,酸死人啦。」
 
  真身却道:「也不行,这会儿才更美妙哩。」
 
  更故意去挑抵她那粒肥心子,几把古香君玩得闪断蛮腰。
 
  古香君心中既羞又甜,身子一畅,从玉蛤里滚冒出一大股滑滑的蜜液来,流 得三人腹腿皆腻。
 
  两人见状,心头有如火里添油,底下一齐大力抽耸,只把古香君弄得似哭似 笑,身儿魂儿没个安排处。
 
  真身只觉古香君那花房之内滑似凝脂,嫩如鱼肠,肉茎宛如在一块戳不烂弄 不坏的豆腐中抽插,龟头前端更屡屡碰着一粒软中带硬的妙物儿,一触骨头便是 一酥,美得股心突跳不住,竟又有些泄意滋生出来。
 
  真身与分身一前一后分道齐驰,隔着一张吹弹得破的薄薄皮儿,一沟一壑感 觉十分之清楚明显,两人不时相互砥砺较劲,你顶我揉你来我往嬉戏不休,个中 滋味,笔墨难描。
 
  古香君哪曾尝过这种滋味,烫着俏脸,饧着眼儿,此刻两个老公竟一前一后, 齐将那最羞人亦最撩人的东西深纳于身,一根已是胀满,两根更是无比充实,而 两根肉棒还同时在自己体内抽插驰骋,前后两根肉棒只隔着一层薄皮厮磨着,只 觉浑身通泰,透骨酥麻,丢意又渐清晰,无可遏制,情不自禁间探首往前,火烫 的樱唇在李瑟胸膛上乱亲乱吻。
 
  真身也一阵意乱情迷,两手捧起古香君的俏脸,把嘴罩到她檀口上……
 
  古香君双臂搂住男儿脖颈,软滑香舌不时悄吐过去,让他吸吮怜爱,心中销 魂渐浓,阴内花心上的妙眼悄然绽开,软软嫩嫩地将龟头轻啜浅咬。
 
  下身两个孔穴都被塞得满满实实,两根肉棒就隔着一层薄皮抽动着,那层皮 薄得很,两根肉棒感觉上就像是一起插在那敏感的花心上头,尤其抽动之间彼此 磨擦,互动之间带给肌肤的刺激更强烈;尤其当两根肉棒一起攻到深处时,把花 心胀得更是满足,花蕊似被两根肉棒双龙抢珠一般,花蕊绽放之时快美的滋味暴 增了好几倍,那种将要爆裂的刺激只美到魂飞天外。
 
  两根肉棒次次深入浅出,脆软娇柔的花蕊次次承受着从不同角度涌来的强烈 刺激,每次都舒爽得像要碎裂,却是次次都撑了下来,渴待着再一次强烈的冲击, 古香君只觉自己的身心美得快要融化,整个人仿佛已化成了一滩水,在两人的刺 激下荡漾飘摇,花心不由大放,柔腻甜美的阴精马上要哗然涌泄,舒服的她娇声 叫着。
 
  分身在后边瞧见古香君纤腰绷束,股肌收紧,又感其肛内油肥一片,肠头肿 胀如李,似乎到了那要丢的光景,忙道:「老婆要丢了么?我们三个一起来吧。」 
  古香君浑然不觉,滞凝着娇躯,眉目之间尽是妩媚之情妖娆之色,她本就美 若仙妃,此刻更是娇艳绝伦,真身前面瞧着,不觉筋麻骨软,蓦地浑身一酥,暗 叫不好,阴茎暴跳不住,已斗然射出精来……一滴一滴都甩打在女人的花心子上。 
  古香君骤觉娇嫩上一烫,周身汗毛皆竖,「唔呀」一声,两乳紧贴住前面的 得意人儿,娇娇战战地哆嗦起来,她本就呼之欲出,突受了李瑟的阳精猛灌,哪 里还挨得过,刹那也丢了身子,股股浓阴如浆排出,丢得花容失色,三魂杳杳七 魄悠悠。
 
  后边的分身顿感古香君股内剧烈收束,纠结如箍,绞得肉茎美不可言,下体 狠命往前一挫,龟头怒扎在那油滑的肠头之上,闷哼一声,也随之翕翕然地射了 起来。
 
  三人我抱你你抱我,我缠你你缠我,丢泄得天昏地暗欲罢不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2-05-19更新.